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园艺知识 工程案例 苗木价格 供应信息 联系我们
 
站内搜索:
  • 泰安市岱岳区鑫和苗木专业合作社
  • 地 址:泰安市岱岳区
    联系人: 鑫和苗木
    手 机: QQ2297131327
    电 话: 4008-888-888
  • 电子邮件:2297131327@qq.com
  • 在线QQ:2297131327
泰安市岱岳区鑫和苗木专业合作社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香樟树 > 香樟树
鑫和苗木我再带着孩子阅读图画书《蚯蚓的日记》: “今天我忘记带午餐
来源:香樟树 点击量:   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
星星点灯,只为照亮更多的阅读童年。一间教室能够影响另一间教室,一盏灯火能够引来城市通明,一点绿意能够装扮整个春天。这正是我彩色的教导 梦想,我愿专此一事,我将终此一生。——周其星

专业成长 是职业认同的基本 ,职业认同是专业成长 的动力。没有教师的成长 ,永远不会有学生的成长;没有教师的幸福,永远不会有学生的快活 。专业阅读——站在年夜 师的肩膀上前行;专业写作——站在自己的肩膀上攀升;专业成长 配合 体——站在集体的肩膀上飞翔 。——新教导 《教师专业成长之路如何走?》)

好童书孕育好儿童,好儿童扶植 好中国。给最美丽的童年,选最美好的童书。——朱永新《儿童阅读抉择 民族未来》

儿童,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词语,然则 ,我们真正懂得 他吗?儿童阅读,是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词语,然则 ,我们能够真正有效地行动吗?——梅子涵《如何营造书香校园?》

我有一个彩色的教导 梦

作者|周其星

滥觞|读写狮

周其星,2012年“推动阅读十年夜 人物”,全人教导 奖获得者。

1、

故事,童年里一支彩色的歌

在我老家的门前,有两棵高年夜 的香樟树,几百年的时光曩昔 ,香樟树一直枝叶繁茂,年幼的我们,经常在树底下嬉戏玩乐。每到农闲时光,全村人都邑 捧着饭碗出来,坐在裸露于地面的树根上,谈天说地。听着年夜 人们讲故事侃年夜 山,总是忘了回家添饭的那小我 ,往往是我。

故事,成为我贫穷而饥饿的童年里最丰实的精力 安慰 。无论是在山上放牛时听叔伯们讲民间故事,照样 在阴暗 的灯火下听爷爷讲鬼故事,抑或于夏夜,仰卧竹床上,望着星空,奶奶一边摇着蒲扇驱蚊,一边给我讲那牛郎织女的传说……时光尽可以流逝,但那时的美好却常驻心间,每每回想 起来,总是涌起对那些年那些人的无尽感恩与思念 。这也是时至今日,我一直保持 给孩子们讲故事的素心 所在。

故事是伟年夜 的,故事中的人物命运与情节跌宕放诞 放诞 ,讲故事时的声音细节与神情画面,一直涟漪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滋养了我整个童年时代的精力 发育,以至于当我入学以后,对那一行行的文字充斥 了好奇与敬畏。

如荒野 甘泉,我的人生因为故事因为文学,自此有了彩色的光辉 。

鑫和苗木我再带着孩子阅读图画书《蚯蚓的日记》: “今天我忘记带午餐

2、

阅读,教导 里一个彩色的梦

我是1994年卒业 的师范生。熟悉那段岁月的人,鑫和苗木,应该了解这代中师生的命运——以远跨越 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的学业造诣 ,进入师范学校就读,卒业 后回到乡村小学任教,原本可以考入重点年夜 学深造的一代优秀学子,从此默默无闻,在逐渐凋敝的农村为乡村教导 奉献一生。

我的阅历 有些不合 。

或许,这跟自己内心时时涌动的梦想有关。

我不甘于生活的平庸。很显然,念书 是最好的提升方法 。

如果说,求学时代的我,因为热爱念书 让自己学业更出色 ;那么,初入教坛的我,因为年夜 量阅读,让我教授教化 身手 精进,得以在各级教授教化 比赛 中屡屡获奖。

不得不提的是一次念书 人的相遇,让我的人生产生 奇妙的转折。

那是2005年的暑假,机缘巧合,我遇见了特级教师周益民先生,被他带来的精致的图画书深深吸引,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《逃家小兔》《想吃苹果的鼠小弟》《你看起来似乎 很好吃》……这些后来为年夜 家耳熟能详的图画书,成为最早打动我的故事。

这是我与儿童阅读的第一次握手,恰似误入藕花深处,至此,我才知道,在教材之外,还有一块缤纷天地。多年以后,我更是明白,那是一个多么 广阔 的世界,而我又将与若干 美好的人与事相遇。(《阅读,我们一起攀高的天梯——明天的责任,在今天你我肩上》)

鑫和苗木我再带着孩子阅读图画书《蚯蚓的日记》: “今天我忘记带午餐

2006年的新春,在益民先生的力荐下,我来到深圳,追随 著名教导 家李庆明先生一起推进儿童阅读,着力打造书香校园书香班级,延请国内外知名作家走进校园和孩子面对面,开展富厚 多彩的班级念书 会……中央教科所南山从属 学校,俨然成为整个深圳乃至全国儿童阅读的先锋。

有着“中国儿童阅读推广第一人”之称的梅子涵传授 这样描述我:“周其星从安徽流浪到深圳,自从遇上了儿童文学,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”来到深圳以后,我不再满足于教材上的单篇课文的教授教化 ,转而将全部的身心投注到儿童阅读推广与研究中来。梅子涵先生说,每位先生 ,脑子里都要装着上百个故事,都要读过上千册童书。为了弥补童书阅读的先天不足,我猖狂 地购买 和阅读童书。那时,还没有当当网,物流也没有现在蓬勃 ,我从红泥巴网站下单买书。其时 一个月三千块钱的临编工资,几乎都用来填补我的阅读饥渴。

开展班级念书 会进行整本书阅读,探索死亡文学教导 ;在李庆明先生的指导下,启动语文教授教化 “语言和文学分科”实验;在市教科院赵志祥先生的引领下,介入 编写深圳市《小学语文课外阅读》和《诗歌中的节日》,努力弥补薄弱 的语文教材难以蒙受 的人文教导 之欠缺……

以阅读为舟,做一个彩色的梦,我试着寻找教导 的桃花源。

鑫和苗木我再带着孩子阅读图画书《蚯蚓的日记》: “今天我忘记带午餐

3、

给世界,一束彩色的光辉

当学校阅读开展得如火如荼,我开端 思考家庭阅读的推进策略。深圳,这座阅读之城,生在世 那么多和我一样年轻的家长们,他们也需要阅读的指引和赞助 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教导 的希望首先在家庭,先有好父母 ,才有好孩子。

2008年,我亲睦 朋友李迪、张红一起,正式成立了三叶草故事家族,勉励 爸爸妈妈给自己的孩子讲故事,开展优质的亲子阅读。

友情链接